当前位置:

赘婿震惊皇城小说-赘婿震惊皇城完本

2022-09-28 17:12:58小说名赘婿震惊皇城作者我有一笔ygsc

小说简介:精品好书《赘婿震惊皇城》是来自我有一笔最新创作的古代风格的小说,小说的主角是陈慕柳思,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,却又顺理成章,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。下面看精彩试读:来的时候,便听柳敬瑭说起,此人跟他爹都去县衙摘过赏,曾放言...

赘婿震惊皇城小说-赘婿震惊皇城完本

第16章

“哼,不过是那知县少爷文学见识粗浅罢了,连村试都未过,不敢想,到底写的什么粗鄙之语。”

却就在此时,一道男声从屋内传来,蓦的一瞧,便见一个穿着蓝大褂投足间极富雅气的男子悠悠走出。

约摸三十几岁,发髻中掺着白丝,模样同柳思颇像,只怕此人便是他那个大哥柳青了。

瞧此人站在台阶之上,负手低眼俨然一副上位者的姿态,陈慕不怒反倒一笑。

再来的时候,便听柳敬瑭说起,此人跟他爹都去县衙摘过赏,曾放言父子出马势必摘赏。

但谁料不仅未中,反倒被戚泽光给批了一句:诗词庸俗不堪,秀才之名花钱买的吧?

如今这幅作态面对自己,也算人之常情。

“父亲五年前便让你这女人永远别回来,谁让你站在柳府门前的?拿上这些东西,回去!”

柳青言语厉斥,瞬间让柳思低下了头去,从小便经常被大哥打骂,即便年龄大了,心中仍是有一股难言的恐惧。

“我只是想......回来看看母亲。”

“看什么看!赶紧滚!难不成今中午还要为你们两个乡下人准备副碗筷不成?”

说罢,柳青便一脚将所有礼物全给扫飞出去,即便东西贵重,但柳家在当地名声颇响,他是绝不会认一个不详女跟一个乡下人为自家人的。

看到四散零落茶叶银饰,柳思终于是流下了眼泪,紧捏拳头泣不成声,想想自己终究是不该回这里。

“呵呵,不过乡坝里头的一间破柴院子,还自称柳府,真当中个秀才就跨越阶层了?”

就在柳思准备蹲身去拾捡东西之时,陈慕蓦然出声,随后一步跨上台阶,一脚就将柳青给踹了下来。

“噗!”

或许常年未劳作,身子骨过于孱弱,坠至地面,头朝地,**朝天颇为难看。

当下赶忙起身,扑了扑身上尘土怒视陈慕道:“山村野夫,拿上这些东西,赶紧滚!”

陈慕冷冷看了他一眼:“今日我要带柳思进屋吃饭。”

“不允!柳府不认你二人!”

瞧这小子仍跟条疯狗似的声嘶力竭,陈慕朗声道:“今日天祝节,当今陛下明令一家人必须同过,你不过一穷酸秀才,安敢违抗圣旨?”

一席话出,柳青不由一愣,是不论如何也没想到,这乡下人竟会给自己扣这么大一顶帽子。

被他这么一说,可要被砍头的。

“早在五年前,父亲便不认这女人了,逢节过节,你家于我家何干?”

陈慕冷笑:“不认?五年前可是去官府办理过手续了?柳思这个名字,可还在族谱之上?”

这一席话出,顿时将柳青给堵的哑口无言,试问一个家族真不想认一个人,直接驱逐出门就是了,怎可能专门去衙门跑上一趟?

“最后问一句,今日能不能进你们这家门?倘若你敢说半个不字,我立马让戚少爷派官兵过来,自己估量。”

柳青又怎会不知陈慕认识戚泽光,他十分清楚若真不让陈慕二人进屋,会是个什么下场。

“能......能进!”憋了半天,这才咬牙切齿说出这么一句。

陈慕戏谑瞧了他一眼,随后便将地上所有东西捡起来,塞到柳青怀中。

“可以扔,不过这可是在天祝节送你们的东西,可别......违抗了圣意。”

拍了拍柳青的肩膀,陈慕便拉着柳思大步朝柳宅内而去。

“儿啊,这是你妹妹的心意,都流着一样的血,何苦呢,收下吧。”

柳青看着手上的东西,心中犹如吃了屎一般难受,几经想扔到地上,但想到违抗圣意四字,终是缺了胆量。

来到大堂里边,陈慕自是不顾正位的黑脸老头,悠然找个位置坐了下来,瞧陈情一脸的紧张,随后又一手将她拉到双腿之上,坐了下来。

此刻能清晰感受到柳思一身抖个不停,显然对他这名父亲,是害怕的骨子里了。

陈慕可不管劳什子一门双才,不过俩穷秀才,说来也就跟原主差不多,自诩为渊博学士,其实屁点儿本事都没有。

倘若把这俩都收拾不服帖,前世混了那么久的黑道可就白混了。

此时也只得是紧捏着柳思的双手,让他尽量感到安全感。

很快,在厨房里忙活半天都柳林氏便将一碗碗饭菜端了出来。

相比之下,柳思这母亲要好很多,虽早已被世道岁月折腾的麻木无神,但至少还有为人父母的人性不是?

大多人都是这样,书读的越多越虚伪禽兽,相反,相反一些屁字不识的人反而要讲几分道义。

“来,姑爷思思,吃饭咯,这茯苓糕可都得吃点,沾点福气。”

陈慕柳思率先上桌,至于柳二父子,却仍坐在椅子上,黑着脸纹丝不动。

陈慕也懒得理会,就跟柳思坐在位子上静静等着。

不多时,便将那老头先一步起身,随后杵着拐杖就要朝外去。

“老头子,你......”

“滚开!”

柳林氏本想上前拉住,却不想下一刻便被老人给一手掀翻在地。

“娘!”柳思见状赶忙上前帮扶。

“老丈人,今儿天祝节,一家人坐下来吃个饭就这么难吗?”

陈慕看着这老人的背影,淡淡问了一句。

“不过一低贱乡下人,本学士自负有些声名,何曾有你这么个姑爷?莫要自顾贴金。”

闻言,陈慕不由笑出了声,当真是想不通,城里那些富户反能正眼看人,倒是这些住在城乡结合部的玩意儿狗眼看人低。

“不想坐下来吃饭?好啊,天祝节皇帝陛下亲定的节日,你不过一秀才,还敢违抗圣意?”

相反这老头倒是比柳青硬一些,撇眼冷笑一声:“本学士今年七十,即便入牢死了也够本了,我说了,你们俩人不配同我吃饭。”

“是么?不过听说受了刑法的人,可是会被剥夺掉一身功名的,倘若死了还好,若没死......到时候您老可还有脸逢人便称自己为柳学士?”

陈慕句句锥心,每一个字都是直中要害,前一秒还自以为捏死陈慕,下一瞬脸便又黑了下去。

是人都有弱点,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或不惜命,但像这种自视甚高句句以学士自称的老人,绝对极为爱惜这名声。

热门阅读
新书阅读